北方文学网站

北方文学2020年第25期  文章正文

伤祭之路

字体:


  大兴安岭的美藏不住我的伤怀。

   每年,一到草木疯长时,我都要选一天时间,赶个大早去260多公里的塔河县去给祖父、父亲和母亲上坟。到坟前,给已故亲人培几锹土,烧几张纸,磕几个头。而后,再乘车于当天返回。屈指算来,这习惯已十年有余。

   像往年一样,今年的上坟也准备得很充分。选好日子,提前买票,找出迷彩服,把闹铃设在丑时区,再提前就寝,努力睡去。还好,睡得算安稳。如约醒来,却见妻子一直未睡。原来,怕我睡得沉,闹铃叫不醒,硬生生地看了半宿《大学》。那样生涩的古文,她居然读得进去。穿戴整齐后,蹑手蹑脚,背包下楼。

   一进候车室,电子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北方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1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京ICP备10216796号-8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