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方文学网站

北方文学2018年第33期  文章正文

浮生若梦,为欢几何

字体:


  “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,也许明天回来”,这是边城中翠翠对于傩送,那个永远也回不来的恋人的希冀,回想百年前,沈复又何尝不是一个人守着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的誓言,等着一个再也回不来的归人呢。

  沈复和陈芸的恋情与婚姻与我国那“一夫多妻,三从四德”的纲常伦理格格不入。正如《诗集》的第一篇《关睢》描写的男女恋情之事,其纯真与炽热的感情与我国古代封建礼教显得相互矛盾一般。

  沈复与陈芸的婚姻虽也是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却与古时包办婚姻不同,两人互相爱慕,方成一家。陈芸字淑珍,是沈复舅家亲戚心馀先生的女儿,自小聪慧,能诵诗书,女红娴熟,然四岁丧父,家徒四壁,为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北方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