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方文学网站

北方文学2018年第32期  文章正文

诗中草木,千年风语

字体:


  明张岱在《冰雪文序》中言:“盖诗文只此数字,出于高人之手,遂现空灵,一落凡夫俗子,变成腐臭。”故世间万物莫不如此。凡世间山川、草木、云物、水火、声色、嗅味于绝俗之士则高雅、情趣、诗情和生命,若入凡夫俗子,则尽显庸俗、无趣、暗弱...

  漫步池塘,鸣鸭翠柳,细韵蝶花,“满园春色关不住,一枝红杏出墙来”。而此时我忽又忆起谢灵运:“池塘生春草,园柳变鸣禽”,似乎更能把春色草木的生命更加赋予张力和弹力吧。妙笔中点墨出的水性物语,谢灵运在当时达到了一个“忘我阶段”,以眼观物的康乐直接把所见所想流于笔端,池塘周围的草,得池水滋润,又有坡地挡住寒风,故复苏得早,生长得快,其青青之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北方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9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