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方文学网站

北方文学2018年第32期  文章正文

记我无处可去的童年

字体:


  自那以后,已经过去了八年,而他依然五十九。

  一

  “从前有一個老瞎子带着一个小瞎子学二胡,老瞎子告诉小瞎子,当你弹断一千二百根琴弦的时候,你就可以打开你的琴筒,里面有一张方子,能治好你的眼睛……”

  这是母亲在我三年级的时候,给我讲的《命若琴弦》的故事。现在回想起来,可能是母亲为我学二胡做下的铺垫,将三弦琴换成了二胡,可她不会想到呀,在种下二胡的时候,她不知不觉也种下了一个人。

  那是我第一次在心里为一个作家,留有一席之地。我至今仍清晰地记得,那一年我八岁三年级,他五十九。

  这个故事在我的童年里无限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北方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9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