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方文学网站

北方文学2018年第24期  文章正文

往者已矣 来者可追

字体:


  读完玛格丽特·米切尔的《飘》,我心中翻江倒海般难受起来,似乎要把一拳厚的书中的悲伤全哭出来才能缓解。

  看着那些名字一点点的在郝思嘉眼中、死亡名单上刺眼的出现,又随着郝思嘉想起她16岁那年,两个坐在她身边,发梢挂满阳光的男孩。他们在玩笑着,把戰争当做儿戏般谈着、盼着,可书还没翻多少页,他们擎着军旗的手便已永远的垂了下去,那双顽皮的眼再也无法嘲讽、不屑的调侃了……

  为那两个如此年轻的生命的逝去,为战争游戏般的残酷,我感到浓重的悲伤。然而,郝思嘉是不会太在意的,她的苦恼是有没有青年男子赞美她的美貌,是否对她献殷勤。这也正是我不喜欢郝思嘉的地方,自私、虚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北方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