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方文学网站

北方文学2018年第13期  文章正文

盲客

字体:


  在小城的午后,听见极其有规律的竹杖笃笃声。不慌不忙,气定神闲。不久就能看到这个高瘦的中年人从村口走来,他的鼻尖顶着一副“折了脚”用胶布粘着的眼镜。

  一只眼睛发灰,混混沌沌的,让人想起浅滩上的鹅卵石。眼皮耷拉着。

  即使是这样,模样也并不丑陋。他戴着不合时宜的毡帽,挎着一个青蓝色的旧布褡裢。风一吹,竟然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覺。

  “卖药唻——牲口药,小儿药!”

  把牲口药和小儿药放在一起吆喝,这是第一次见到。

  我戏弄他,问这弄混了怎么办。他淡淡玩笑一样说:“人和牲口有什么区别!”说这话的时候,那只灰色的眼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北方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