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方文学网站

北方文学2018年第12期  文章正文

从杜甫成都、阆州两时期的咏物诗看其思想转变

字体:


  正如王国维在《人间词话》中所说的“以我观物,则物与我皆着我之色彩”(1),诗人在创作咏物诗时,往往会将自己的影子或想法投射到所咏之物上。这一点在杜甫身上可谓体现得淋漓尽致。杜甫一生所作的咏物诗有百余首,涵盖事物相当之广泛,且几乎都蕴含深刻的意义,是以仇兆鳌赞其咏物诗“含蓄无限”(2)。而在杜甫漂泊不定的一生中,所经之地和岁月流逝对他造成的影响亦在其咏物诗中有所体现。本文就将从杜甫于成都时期所作的、以及在阆州所作的这几首题材相近的咏鸟诗入手,深入剖析杜甫从成都至阆州时期思想的转变。

  成都:不甘自身现状的矛盾时期

  安史之乱爆发后,北方士人纷纷奔向相对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北方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