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方文学网站

北方文学2018年第2期  文章正文

极至之美

字体:


  令人回忆起,那许久过后,依旧不能忘却初见昙花开放的刹那。在皎洁的月光下,如同超凡脱俗的精靈,不含一丝一毫的杂念,美得让人心痛,美得让人窒息;又如同黑夜里一抹微亮的光,转瞬即逝,好像什么也未发生,却又真真切切地存在过。

  昙花的美,在于它所展现的生命的极致,在于它那让人为之惊魄,为之倾倒的绝世之美,不要说昙花的短暂,它积累的力量在合适的时刻一迸而发,展现给了世人一抹惊,一点孤傲,一些洒脱。它以最美的形式存活于世间,遗留于天地之间,经历百年,依旧美丽,肉体逝去,形象尚存。

  凭谁说,再艳丽再娇贵的花,没有终究逝去的一天?

  它,为何来去匆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北方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