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方文学网站

北方文学2018年第1期  文章正文

白雪关照良善

字体:


  每当下起雪时,就会想起姥姥姥爷。每当想起姥姥姥爷时,就会下起雪。

  是呢,我会把雪认作知己,霸占是我唯一,会说雪是我的,她是白胖的娃,一捧就能抱起,是纤挑的神女,唯美不可亵渎,是这般通灵人性,善解我意。

  姥爷去世时81岁,我在外地上大学。家人没有告诉我。

  年初寒假回家,妈妈说:“跟你说个事,要有心理准备。”我看到她眼睛泛红,我问:“什么方面的?”妈妈顿时含着泪说,姥爷没了。一瞬间世界失去重量。望了妈妈好久,没有说出一个字。说姥爷是突然难受的,去牡丹江检查,是因为年龄大了,各项生理功能都衰竭了。姥爷走的时候很安详,儿女都在身旁。阅读全文

主办: 北方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