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方文学网站

北方文学2017年第35期  文章正文

一碗老友粉

字体:


  南宁人极爱吃粉,干捞粉、生料粉、螺蛳粉、卷筒粉、酸辣粉、桂林米粉……铺满街头,作为异乡人的我最爱老友粉。因这其中不仅有美味的笋与粉,更有那份久别重逢的老友端来的有关旧时光的滚烫记忆。

  汪曾祺在《五味》中说,和贾平凹在南宁,“不爱吃招待所饭,到外面瞎吃。平凹一进门,就叫‘老友面!’‘老友面’者,酸笋肉丝汆汤下面也,不知道为什么叫做‘老友’。”

  老友面、老友粉,同样的“老友”,深埋的是同一段有关友情的传说。相传,上个世纪三十年代,一老翁每天都会光顾周记茶馆喝茶。碰巧几日因感冒未能前往,周记老板十分挂牵,便将精制米粉佐以爆香的蒜末、豆豉、辣椒、酸笋、牛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北方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