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方文学网站

北方文学2017年第34期  文章正文

泥锅的井盖

字体:


  我每天上班都早到。这些天早晨,我天天都看见泥锅蹲守在他的井盖上,一根接一根地抽烟,咳儿咳儿吐痰。他所在的位置,被一些灌木围裹,较为隐蔽,因此,我有时也装作没看见他,埋头径自进了办公区。

  泥锅是来堵我们头儿的,要款。一年前,他给我们做了个下水道小工程,总共两万块钱。工程竣工后,他也是蹲守在他砌的那个污水井上,等候我们头儿。好像他坚守住了那个井盖,工程款就不会瞎了似的。我和他搭讪,他就把我当成了知心人,用黑黢黢的大手,一个劲地给我递烟。半个月后,我在路上遇见了他,他骑一辆电动车,已经驶过了,回头大声对我说,唉,还欠六千呐!不过,看他那神情,听他口气,好像六千元已到手了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北方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