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方文学网站

北方文学2017年第34期  文章正文

花工阿标

字体:


  一进校门,他就和我一直并肩而行。走过政治路,转到语文路,拐进文体路,他不时睃我一眼,我也不时瞟他一眼。

  他身材矮矬,牙床上灿着一颗金牙,头上歪戴着一顶纯色鸭舌帽,帽檐上是某旅游公司的名称和logo。他走路时左脚高,右脚像永远踏在浅坑里。平坦的水泥路,他却走成了崎岖小道。如果你远远望去,他整个人就好似没有拧足发条的老式挂钟的钟摆,不均衡地左右晃动。

  这还是我来朝海中学上班的第一天。我以为他是某个学生的家长。或许,他也把我当成了某个学生的家长了吧。

  我和他一左一右,来到食堂,来到买饭菜的窗口。我们这才颔首微笑。至少,在彼此心中,对方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北方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