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方文学网站

北方文学2017年第33期  文章正文

无悲无我

字体:


  我们可以讲,悲伤是人之天赋。

  是天生痴人,勤奋而不可得。

  若不识哀乐,无以问心,何以为人?

  或热烈,或决绝,亦是心火怠尽后自嚼肺腑,自品其味的迂回从容。

  是抽丝剥命痛,灵肉两重展毫头;是清洁瞳孔,检点平庸浣洗陈旧;是独自绣真勇,撑起枯荣,吻寒冬一盅。

  心劳已极,拿哀情作缓冲,够不够?

  李白,独饮酒,霜月作陪,眉上凝成冬。白衣一席,翩躍作万丈高空醉酒惊鸿,穷追一个梦,双翅展,反刍成风。行吟茕茕,山河相就,酿黄昏酒。

  霜月如何?寒也,寂也。黄昏什么酒?苦矣,涩矣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北方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