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方文学网站

北方文学2017年第1期  文章正文

饿痨

字体:


  一

  日头像一张刚出锅的油饼,金灿灿地贴在窗玻璃上。哑巴筋了筋鼻子,他闻到了阳光油汪汪的香味,从窗缝间挤进来,在他的脑袋上乱飞,像找不到窝的一群蜂子。他费了好大劲儿,才把僵硬的舌头伸出来一小截,去舔干裂的嘴唇。嘴唇上是密密麻麻的裂痕,上面的薄皮龟裂、翻卷,如被蒸干后的河床。他平躺在炕上,头下不敢放枕头,他的头哪怕抬高半寸,肚子都会胀痛得受不了。

  房梁上,那只秃尾巴老耗子又爬了出来,从檩子蹦到梁上,把挂在上面的一串灰嘟噜震落下来,飘飘悠悠地落在他的肚皮上。他的肚子向房梁凸着,圆滚滚的,像怀孕的女人。肚皮被撑得溜光锃亮,淡黑的皮肤上隐隐现出一条条白色的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北方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