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方文学网站

北方文学·上旬2015年第8期  文章正文

杜仲的思念(外二篇)

字体:


  三表叔很犟。犟的时候像头驴一样,九头牛都拉不动。说好听点是有个性,说难听点就是有点傻帽儿、一根筋。

  这不,一九七九年时,我们这儿农村好不容易熬到落实农田责任制。分地到户,各家各户都欢天喜地地开始种自己的田,打自己的粮,算计着怎么过好自己的小日子。可三表叔却不一样,他什么粮食都不种,坚持要在自己的责任地里种树,一棵一棵的全是一个品种——杜仲。

  杜仲要说也是好树,是药树,树皮是珍贵的滋补药材,能补肝肾、强筋骨、还能安胎。可杜仲树长得多慢啊,没有个十到十五年以上,树皮都不能用,不能换钱过日子。再说,那几年,粮食多金贵啊,人人都还在贫困线上挣扎,填饱肚子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北方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1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京ICP备10216796号-8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