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方文学网站

北方文学2012年第5期  文章正文

我的母亲(外一篇)

字体:


   从我记事时起,一直以为出嫁后的女子通常都要在丈夫的姓后面加上自己的姓氏,没有名字似乎天经地义。而我的母亲则不然,她虽然没有读过书,也识不了多少字,但是在公众场合,总要赫然报出自己的名字——程福增。母亲的娘家在山东,与孔夫子同乡,可是,居然没有裹脚。这两件小事,能否视为一位普通妇女对封建礼教和其所处社会地位的一种反抗呢?是的,我以为是。

  

   东北沦陷那年,父母领着长兄和同龄的堂兄闯关东。一过山海关,风雪漫天,滴水成冰,母亲赶紧让父亲脱下羊皮袄裹在堂兄的身上,而自己的儿子冻得瑟瑟发抖。翌年冬天,抬钱为堂兄娶妻,为这桩婚事,如伍子胥过昭关,母亲急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北方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